追蹤
葉狀師闖天關
關於部落格
期待和諧、進取及富裕的新台灣
  • 490497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政府工程的實況

  理論上,這個制度很完美,但是到了台灣這個群魔亂舞的島嶼,就出現了水土不服、章法全無的結果。政府機關如果要確保來投標的廠商具有相當的能力,或是欲採購的物品達到相當的效能,就勢必對於廠商的能力或是產品的規格予以嚴格規範,這樣的結果自然會造成可以投標者減少的結果,於是招標機關就會被民代開記者會質疑圖利、綁標。為了避免綁標的質疑,資格放寬的結果,就是得標廠商雖然是價格最低,但是能力不足,最後工程品質當然就可想而知。

  當然,為了避免廠商低價搶標,政府採購法也允許機關採取所謂「最有利標」,也就是除了價格之外,也把廠商的履約能力(相關工程經驗財務狀況等等)一併納入考量,這個制度的問題,就在於評選委員。像民進黨執政末期的南港展覽館標案,就出現總統夫人親自要求內政部部長洩漏委員名單,進而收買委員的情形,所以這個制度的公平性也難以確保,最終各政府機關還是採取最保險的「價格標」—資格寬鬆,價低者得。

  在這樣的政府採購實務下,本來如果招標機關在履約階段嚴格把關—該扣款的就扣款,該停權納入採購黑名單的就納入採購黑名單,那麼其實危害應該不深—低價搶標的壞廠商很快就會被納入採購黑名單,進而被淘汰;要不然,也會因為工程品質不良,被扣款、追償,最終無利可圖。不過呢,這樣的情形在台灣並非常態,因為只要有政府採購的爭議,就會有「關心政府刁難廠商」的民意代表介入「監督」,讓政府仔細琢磨「廠商的苦情」,最終搞到不了了之。甚至於某些長官也不見得支持公正執法的部屬,如果主管有擔當,堅持不買帳,哈!台灣很小!走著瞧咩!每年都會有「有冤報冤,有仇報仇」的時候!最後,當然是劣幣驅逐良幣,當然就變成醬缸一團。

  此外,台灣還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就是仲裁變成廠商「賺錢」的工具。本來仲裁是一種快速的紛爭解決機制,幫助有爭議的兩造在一個比較快速、專業的程序下,迅速解決爭議,不過台灣一些仲裁人根本淪為廠商的打手,導致機關聞仲裁而色變,繼而紛紛拒絕仲裁,在採購契約中明訂僅能依循訴訟程序解決糾紛。說起來這也是個沒有辦法的辦法,但是偏偏就會出現一些立法委員(藍綠都有),主張「仲裁是廠商的權利(憲法明文保障的是訴訟權,可不是仲裁權!)」,幾度修改政府採購法,限縮政府的程序選擇權,逐步迫使政府不得訴訟,而必須接受廠商的仲裁聲請,使得政府連透過履約程序扣款、課處違約金的契約權利,也成為空文。

  總結一句話,現在的政府採購,根本就是「政府『慘夠』」—得標靠低價搶標;回本靠偷工減料;賺錢靠調解仲裁!唉!這就是我們民主的台灣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