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狀師闖天關

關於部落格
期待和諧、進取及富裕的新台灣
  • 48705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感嘆】理性溝通

  其實,周日去評辯論賽的時候,葉狀師也有類似的感受,明明應該是「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的辯論賽,還是可以看到劍拔弩張的場面。相似的,從事學運的學生難得有機會在立法院的備詢台以社會人士身分發言,卻讓情緒話的字眼模糊了自己訴求的焦點,這真是台灣公共議題討論的悲哀(想當年我們想進立法院中庭靜坐都要想辦法突破警察封鎖)。是不是大家都太習慣在網路上以鄉民的身分匿名嗆聲,以致於回到真實生活中,也失去了理性討論的能力

  針對今天的事情,葉狀師有幾個好友有以下的評論:


甲君:「這件事最讓我感到可怕的點是:台灣從執政黨到反對黨到有機會利用媒體的學運學生,都沒有論述的能力,給了學運的代表上台對教育部長及全國演說三分鐘的機會,卻只能反覆使用貧乏的語言叫囂,而部長立委則千篇一律的公式化回答道歉.這真的是非常恐怖的現象」


乙君:「明明有個光明正大的議題擺在前頭: 教育部腦子有洞,發文給各大學「關切」學生運動,這怎麼打都贏的球,偏偏陳姓學生文章做在教育部長「本人」是否誠信、有無偽善、是不是個騙子,高潔大義的議題不做,去搞個人人身攻擊以博取陳某的個人曝光度,這戲我怎麼看怎麼想吐。」

丙君:「近年學運社運和20年前好像差蠻多的...不認同就先貼標了再說...然後行為全部都合理化.怎麼嗆怎麼罵都是對的.....」

  
上個月,葉狀師在【為公智庫】的邀請下,參與了一場關於都市更新的座談會「都市更新條例修法座談會:新世紀都市再生行動的思維與作法」。主辦單位請到了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的官員、財團法人都市更新基金會的執行長,也請到了大力抨擊都市更新的 OURs 成員,雙方透過平和的詞彙,平等的進行對話,場上沒有標籤性的標語與煽情的言論,反而讓雙方更能了解彼此的立場。也許我們不能說服彼此,但我們至少可以試圖彼此理解對方為國家、社會努力的心。

  葉狀師覺得,不管是以學生、公民,甚或鄉民的身分發言,我們都不該忘了身為一個「人」,對於其他「人」所應該有的禮節與尊重。失去了禮貌的言論,無助於公共議題的討論,只會促使不同立場的人集結與對立,最終恐怕真的就會形成文首社論所說的「彼此精神折磨,形成一種互虐與自殘的惡性循環」。

  鄉親呀!只有理性的討論才能為台灣帶來美好的未來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