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狀師闖天關

關於部落格
期待和諧、進取及富裕的新台灣
  • 48705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影評】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看過再來)

  第一個讓葉狀師茅塞頓開、增長見聞的影評是〈少年Pi 的奇幻漂流的共生哲學〉。作者 Gene Ng 指出:「孟加拉虎的名字 『Richard Parker』 本身就意味著海難、食人和自相殘殺」!!

那個名字是英國著名的「女王訴杜德利與史蒂芬案」(R v Dudley and Stephens)中,最早的被害者。這個例子在歐美的法學和倫理學的課堂中,幾乎是必討論。

1883年,澳大利亞遊船木樨草號(Mignonette)從英國埃塞克斯前往澳洲雪梨,途中沉沒,四個倖存者——船長Tom Dudley、助手Edwin Stephens、船員Edmund Brooks和見習船員Richard Parker——被困在一艘十三英尺長的救生艇上,全部食物只有兩個罐頭。 在第19天,Dudley建議,以抽籤的方式選出一個人被殺掉,讓其他三人吃掉,以求生存。對此,Brooks反對,Stephens表示猶豫。而Dudley表示,Parker身體最弱又沒有家人,他肯定先死。Dudley隨後殺了Parker,他們三人以Parker的屍體為食撐著。


  第二個讓葉狀師得窺堂奧的影評是
李安的隱喻森林與少年Pi的三個故事〉,原文是大陸的網友加里波第以簡體發表在「豆瓣網」;由好心的網友彌勒熊轉換成正體中文,發表在「中時部落格」。與 Gene Ng 相同,加里波第推斷第二個故事才是事實;而且,老虎就是 Pi (老虎的本名是 Thirsty,而 Pi 第一次進天主教堂偷喝聖水後,神父對他說的話正是:「You must be thirsty!」)!老虎代表著 Pi 的獸性,Pi 靠著滿足人類原始獸性的需求方能苟活度過漂流的困境。

  加里波第進而推斷,Pi 和母親(母猩猩)、廚師(鬣狗)、水手(斑馬)及老虎(Pi 的本能/獸性)一同漂流,廚師先殺了受傷的水手給大家分食,繼而殺害 Pi 的母親,最後廚師被 Pi 殺害。在第一個故事中,猩猩的屍體是突然消失,但是事實上,Pi 在飢寒交迫下,不得不吃了自己母親的遺體。


蓮花是Pi對母親的思念;蓮花中的人牙,代表了母親的遺骸,也即死亡。而母親的軀體,實際上就是整個食人島。

島是母親,而島下湧起的酸潮,則是母親的下場。


Pi是個素食主義者,他第一次抓到一條大魚,一邊大哭一邊用錘子把它砸死。砸死以後,Pi跪倒在筏子上,哭著對魚的屍體說:“毘濕奴,謝謝你化身為魚來救我。”他這麼做,是因為自己面臨著饑饉危機,理性告訴他只能吃魚渡日,為了能夠達成心靈妥協,Pi必須在信仰裡找了一個藉口。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關於道德的教義太過鮮明,沒辦法利用,於是Pi只能選擇毘濕奴作為理由。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應出Pi的宗教觀。

往後看,母親就是魚。魚是毘濕奴所化,那麼母親也一定是毘濕奴Pi來的。Pi吃魚是因為這是毘濕奴的化身,Pi吃母親也是因為她是毘濕奴的化身。一個化成魚,一個化成了海盜。食魚事件就是食母事件的預演。

吃了,自己心理絕對無法接受;不吃,一定會餓死。

可這場危機太過強烈,於是Pi的人性和獸性不得不暫時達成統一,或者說妥協,把母親當成毘濕奴的化身,重演吃魚時的故事,並且構造出一個毘濕奴食人島的幻象。正如電影開頭講述的,到了夜晚,我們都生活在毘濕奴的夢裡。

然後,在幻想層面,人與虎同時登島,Pi吃了植物根莖,老虎吃了狐。不知大家還記得不記得,當Pi告別阿南蒂的時候,阿南蒂給他手腕係了繩子,代表了與最愛之人的告別。再回想起Pi一登島便在島上係了一段繩子,便會豁然開朗。Pi是在告別,與母親告別,因為他即將要吃掉她。

到了夜晚,酸潮湧動,蓮花里只殘存一顆牙齒。等到Pi夜晚打開蓮花看到人牙時,林中蓮花的暗喻發揮了作用,他的理性之火終於覺醒,意識到自己做下的極恐怖的事。

Pi自己說擔心被食人島吞噬,才決定離開,實際上擔心的是食母這件事吞噬掉他的精神,讓他瘋掉,乃至死亡。所以他選擇了逃離這個島,也就選擇了忘記。這同樣也在阿南蒂的情節裡得到了呼應:“我記得那一天發生的每一件事情,但是卻忘記了是何時告別的?”


  看完兩位高人的影評,葉狀師深感自己根本是白看了(應該重看一次)。不過,加里波第特別提到第一個故事有兩個破綻,在第二個故事中還是沒有解決-1. Pi 宣稱猩猩是乘坐在香蕉上漂到救生船上,但是香蕉不會漂浮;2. Pi 母親的死。其中關於母親(猩猩的死),剛剛已經引述了相關的評論,這邊就不贅述,不過關於香蕉會漂浮的部分,其實加里波第並沒有提出妥當的答案。葉狀師則是猛然想到-當初在船上,都是 Pi 的父親在餵猩猩吃香蕉!莫非船難後其實是 Pi 的父親背著母親到船邊,然後就力竭而亡?(好複雜!好複雜!)

  對了,當天看電影時,葉狀師猛然發現片尾有「感謝台北市動物園」的字樣,後來才知道,原來一開始 Pi 他們家的動物園那一幕,根本就是在木柵動物園取景拍攝(怪不得葉狀師有看到一隻台灣黑熊),市府也幫了忙!怪不得片尾(到最尾最尾)還又感謝了台北市政府跟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咧!

  諸位還有看到其他的線索嗎?趕快來分享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