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狀師闖天關

關於部落格
期待和諧、進取及富裕的新台灣
  • 48705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太陽花到遍地開花

 所謂「公民不服從」,是指人民認為某項法律或命令不公,以非暴力的方式拒絕遵循相關的法令,並在事後承受相關的法律責任,但得依循法律程序救濟並推翻相關裁罰處分或裁判。部分學者更強調,公民不服從有其「最後手段性」-在窮盡了現行法律救濟途徑下仍無法獲得正義時,人民的抵抗就有正當性!
相對於此,太陽花學運抗議的對象是立法院某一委員會在民進黨議事杯葛下主席的議事處理,太陽花運動的領導核心主張這是「黑箱」,從而人民有權利霸佔議場。詭異的是,既然是立法院某一委員會的決定,何以太陽花運動霸佔的卻是立法院院會議場?更詭異的是,對委員會主席的裁示不滿,透過立法院議事程序,相關的救濟程序可謂零瑯滿目-透過確認議事錄程序否決主席曾為裁示、透過複議程序推翻會議決定、在院會的二讀程序中推翻委員會決定改由全院委員進行逐條審查之二讀程序等等……。抗議者捨法律上諸多救濟途徑不為,卻選擇了透過暴力攻占立院、霸佔議場、癱瘓國會的非法手段,如何主張其行為具有「最後手段性」,又如何能以「公民不服從」作為護身符?
更遺憾的是,部分學者或許基於其政治立場,在太陽花運動期間不斷灌輸學生及民眾「抗爭有理」的概念,並強調學生涉嫌妨礙公務、侵入建築物、毀損公物等行為,都可以「公民不服從」作為「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而阻卻違法,從而不負法律責任。針對此一說法,筆者日前即在臉書上強調,這不啻開了一個危險的惡例,未來恐怕所有的人對任何國家或地方機關不滿,均可逕行霸占該機關、妨害其公務運作,並聲稱此係「公民不服從」而無須承擔法律責任。不料發言不到一日,即不幸言中!目睹民眾包圍警局、拋灑冥紙、張貼標語、辱罵員警、阻塞交通的惡果,不禁令筆者嘆息-法治的建立很困難,毀棄卻很容易。
發動包圍警局的民眾強調,中正一分局曾經承諾不驅離違法占據立法院正門的抗議民眾。然而詳閱獨立媒體對方仰寧分局長說法的逐字稿可知,方仰寧分局長反覆強調將「柔性驅離」,其非但並未承諾不驅離,並且強調:「如果這些激情的民眾在繼續去佔領濟南路跟青島東路,這個就是很明顯的違法行為,我們警方絕對會採取強制的動作。」顯然,所謂警方毀棄承諾根本是謠言!事實上,從太陽花運動開始,網路的以訛傳訛就已經成為運動的主要動力,這在這次包圍警局事件,又再度獲得印證。
此外,部分鄉民批評,中正一分局宣布,日後不再許可「公投護台灣聯盟」集會申請係屬違憲,並主張因此民眾包圍中正一分局有其正當性。事實上,此一說法明顯忽略,公投護台灣聯盟依法可對中正一分局的處分進行訴願等行政救濟的事實。既然法律上有救濟途徑,如何能主張「最後手段性」?捨法律上的救濟途徑不為,卻以嗆聲、幹譙、包圍警局為常態,焉為台灣之福?
太陽花運動結束,遍地開花卻才揭開序幕。在積非成是之後,台灣法治的重建,恐怕遙遙無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