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狀師闖天關

關於部落格
期待和諧、進取及富裕的新台灣
  • 48705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火燎原

  • 服貿開放大陸人參加健保,健保會破產?
關於「濫用健保論」-大陸投資人及經理人加入健保會導致健保財政負擔-算是比較合理的疑慮。因為大陸投資人或是高階經理人來台,其本人、配偶及子女,如經許可在台灣停留一年以上,的確是可以參加健保的。不過,這跟服貿也沒關係,因為早就已經開放了。關於大陸投資人納保,其實有三件事值得進一步思考:1. 外國投資人、經理人及眷屬在台也可以參加健保,所以大陸人只是比照外國人取得投保的資格,不是比照台灣人;2. 陸資投資人、經理人不是免費參加健保,必須依法繳納保費,所以本來就不是免費的午餐;3. 大陸來台的投資人、經理人及眷屬,基本上都屬於青壯年或孩童,也就是疾病的低風險群,所以應不至於對於勞、健保形成負擔。
事實上,根據政府統計,目前參加健保的大陸投資人及經理人只有133(顯然並沒有全部參加),繳付的保費總額達到54萬,但是健保給付金額只有34萬元,所以不但沒有造成財政負擔,健保還倒賺20萬!
 
  • 服貿審查30秒過關!黑箱!
 
接著,關於「審查黑箱論」-30秒倉促通過是程序不正義-這是最多人不滿的點,不過有點以偏概全。事實上,服貿協議早在去年六月就簽署並送到立法院。而且在簽署前,陸委會曾經三度赴立法院透過秘密會議的方式,向各黨委員報告服貿協議的草案內容,所以服貿簽署前,立法委員即有一定程度的參與。
再者,由於服貿協議不涉及法律的修正(詳後),本來依法只需要送給立法院備查即可(這個部分後面也會再解釋),不過立法院比照行政命令的審查程序將服貿協議的備查案改為審查案,並由國民黨黨團主動提出「逐條審查」的建議,經朝野協商定案。之後,為了避免黑箱疑慮,並且擴大各界對服貿協議的瞭解,朝野再度協商,決議審查前先辦20場公聽會,而且由於朝野互不信任,所以決定兩黨各辦8場,立法院另外辦4場。國民黨黨團跟立法院都非常遵守決議的辦完了12場公聽會(政府另外有到各個校園、產業界舉辦公聽會,連我們東吳大學都有去),民進黨則是兩週辦一場,慢慢拖時間,直到今年3月10日,才把八場公聽會辦完。

3月12日,民進黨陳其邁委員終於將服貿協議排入審查議程,但是民進黨團隨即透過霸佔主席台的方式,拒絕進入逐條審查程序,就這樣拖了整整一週,中間還數度傳出推擠、打人的醜聞。3月17日,輪到國民黨主持會議,張慶忠委員也將服貿協議排入審查議程,不過民進黨照樣擺出霸佔主席台的老招,張慶忠根本無法上台主持會議,甚至被推擠到委員會議場邊緣,最後只好宣布「通過」,送院會備查。
當然,張慶忠委員作為會議主席,他的宣布是有法律上疑義的,不過看完這個過程,其實大家應該非常清楚,服貿協議的審查過程並無黑箱作業可言,在立法院的審查期間更已經長達九個月,所謂「30秒草率通過」是不是失之偏頗,可受公評。

  • 服貿不平等!傷害台灣產業!
說真的,服貿協議還真的不大平等-大陸對我們開放80項產業,我們只對大陸開放64項產業,其中還有27項是早已開放對岸投資的,也就是只有37項是新開放投資的產業,這真是超級不對等!
須知,自由貿易的過程中,一定有受損的產業,也會有受益的產業。其實平心靜氣來看,台灣早在當年以「已開發國家」的身份加入WTO時,除了少數產業外,就已經對世界開放服務業;而自99年起,更已經逐步開放大陸來台投資,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台灣的服務業不但沒有被外資打倒,反而在自由競爭的環境下逐漸茁壯,從餐飲業、旅館業、電子商務、運輸業、理容業等等,都未曾因為外資入台而衰敗。正如一個理髮店老闆所說的:「我們理髮業本來就高度競爭,英國人、韓國人、日本人早就來了!我們連英國人、韓國人、日本人都不怕,為什麼要怕大陸人!」
而除了對大陸開放部分產業外,大陸對台灣有限度地開放電子商務、金融業等產業,更有助於台灣相關產業利用大陸市場提升產業規模。記得李開復曾經說過,僅以台灣為市場,不是不能做,只是做不大!想當年Pchome起步時,阿里巴巴還不知道在哪裡,現在後者早已成為全球東方之霸!再繼續將相關產業侷限在台灣,只會讓我們的產業繼續被邊緣化,反而更為不利。

  • 兩岸協議審查程序沒有法律授權!黑箱!
兩岸協議的審查程序,明定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第2項:「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
簡言之,現在的法律對於兩岸協議的審查,已經有了非常明確的程序規範-涉及法律修正的兩岸協議應該要送立法院審查,不涉及法律修正的兩岸協議則是送立法院備查。
事實上,這個條文還是當年民進黨執政時,由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所提出。而且當初蔡英文主委的版本下,不涉及法律修正的兩岸協議,根本不送立法院備查就直接生效,後來還是國民黨提修正案,才加入送立法院備查的規定。
當然,這個程序不是沒有檢討修正的空間,所以要另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本來也就是立法院的立法權行使範圍,但是要硬扯現在法律並沒有兩岸協議的審查機制,恐怕也太離譜。

  • 服貿協議涉及法律修正!違反法律保留!
另外比較涉及法律的質疑,則是行政院當初以服貿協議「未涉及法律修正」而逕以備查案送立法院即屬違法。這部分其實反對派陸陸續續提出非常多的質疑,包括第二類電信事業開放陸資應該要修正電信法,開放大陸人來台工作應該要修正就業服務法等等。
這個部分的質疑其實要仔細吵,大概三天也吵不完。比較簡單的回應是,在我國法制下,大陸人其實不能直接適用外國人的相關規範,所以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作為特別規範,其中對於大陸人民來台投資、進行專業活動的自然人移動等等事項,都已經在該條例中有了直接或具體、明確的授權規定,所以並沒有違法。
以投資而言,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73條第1項及第3項已經有具體明確的規定:「大陸地區人民、法人、團體、其他機構或其於第三地區投資之公司,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在臺灣地區從事投資行為。」「第一項所定投資人之資格、許可條件、程序、投資之方式、業別項目與限額、投資比率、結匯、審定、轉投資、申報事項與程序、申請書格式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辦法,由有關主管機關擬訂,報請行政院核定之。」換言之,我們的立法者針對大陸投資的相關事項,早已具體、明確授權給行政機關辦理,所以服貿協議針對大陸投資項目的開放,本來就屬於立法業已明確授權予行政機關決定的範圍,自然也就沒有另外修正法律的需要。

  • 服貿協議比照行政命令審查,程序違法!
在談這個之前,必須先談一下國際公法。
國際公法下,國家與國家之間不時會有簽訂協議的需要,其中涉及重要性事項,尤其需要修正法律的協議,通常會被定性為「條約」,這類的國際協議必需要經過國會審查方能發生效力。相對於條約,各國之間也可能針對行政機關權限事項簽署「行政協定」,這類國際協議由於不涉及法律修正,不需送國會審查即發生效力。我國大法官在釋字329號解釋中,就明白闡述,條約必須要送立法院審查,行政協定則是比照法規程序辦理。
如前所述,服貿協議由於主要是規定兩岸投資相互開放等事項,本質上屬於立法權業已具體明確授權行政權決定的事項,所以不涉及法律修正,也因此服貿協議的性質也就近似於行政協定,參照上開大法官釋字第329號解釋的意旨,比照行政命令審查法理上並非無據。而且,也正因為服貿協議之類的兩岸行政協定是比照行政命令辦理,立法院才得依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61條的規定,將「備查案」轉為「審查案」,只不過必須在法定期間(三個月至六個月內)審查完畢。
不過,由於大法官釋字第329號解釋理由書中明確指出,該號解釋並非針對兩岸協議而為,所以很多學者就主張立法院不得將不涉及法律修正的兩岸行政協定比照法規程序辦理。這個解釋方法當然也不是完全沒道理,只不過解釋出來的結果會更糟(詳述如下)。
如前所述,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不涉及法律修正的兩岸協議本來僅需送立法院備查。而所謂「備查」,最高行政法院89年度裁字第1325號裁定闡述甚明:「備查僅係一種觀念通知,並未產生公法上之法律效果,而主管機關亦無否准其備查之權限。」換言之,如果不比照行政命令,則備查案送達立法院僅屬「觀念通知」,立法院不但無否准權限,更無從將兩岸行政協定的備查案轉為審查案,如此解釋結果,豈不是審查密度更低?對人民更沒有保障?

  • 應該先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才能審服貿協議?
某些學者引用美國貿易授權法案的先例,主張台灣應該要先由立法院訂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院才有審查的基礎。基本上,這根本是一個大誤會。依據美國憲法,條約必須經過參議院三分之二的多數同意才能生效;因為此一門檻過高,美國國會之前才特別通過貿易授權法案,授權行政機關逕行在授權範圍內進行相關國際條約的簽署,這跟台灣的狀況截然不同。
進而言之,兩岸協議目前已經有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第2項作為審查程序依據,在過去的實務運作上,兩岸投資保障協議、兩岸司法互助協議、兩岸海關合作協議等諸多行政協定都已經依據上開法律規定分別經立法院比照行政命令程序備查或審查而生效;反對者主張一定要另定新法才能審查,在法制上是說不通的。
況且,依據立法院審查實務,只要民進黨杯葛,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可能永無通過之日(即便民進黨不杯葛,現在也可能有人民衝進議場杯葛,導致議事全面癱瘓),如此不僅僅是服貿協議過不了,未來兩岸所有的協議都將因此停擺,這是否為反對者的陽謀,就不得而知了。

  • 服貿協議應逐條審查、逐條表決?
逐條審查其實是共識,至於是否逐條表決或是整體包裹表決,學說上有不同的見解。部分學者引用大法官釋字第391號解釋,主張國際協議和兩岸協議應該包裹表決:「立法院審議各種議案之過程及方式……,有雖經二讀,但實質上未作逐條討論即付表決者,此類議案通常為條約或國際書面協定,蓋審議時如對行政院提出之原案作條文之修改或文字之更動,勢將重開國際談判,如屬多邊公約,締約國為數甚多,重新談判殆無可能,立法機關僅有批准與否之權。
淺見以為,大法官上開解釋所謂「立法機關僅有批准與否之權」者,其實是針對「重新談判殆無可能」的「多邊公約」,至於雙邊協議,個人認為立法者尚非不可逐條審查、逐條表決。只不過,回到國際(或兩岸)乃至於一般商務契約談判實務,雙方業已簽署完成的協議一旦有任何一條、一項或一字被(立法機關)否決,勢必就必須重新談判。而重新談判的結果,是否能夠更佳不得而知,但是相關產業進入大陸的時間勢必因而耽擱,這是反對者應該清楚對人民說明的風險。
尤其必須注意的是,我國主要貿易對手中,香港本來與中國大陸的相互開放投資項目不及於服貿協議,香港在兩岸服貿協議簽署後,立即要求陸方簽署CEPA第十次補充協議,並且已經於去年生效。原本兩岸議簽署在前,台灣相關服務業擁有搶先進入大陸的商機,至此已經完全落後。此外,韓國與大陸目前正在進行FTA的談判,並且極有可能於今年簽署,一旦中韓FTA生效,韓商搶先進入大陸市場攻城掠地,台灣相關產業將更處於劣勢,屆時受害的又豈止企業?

  • 服貿協議應逕行退回重談?
這個說法其實非常的不負責任,目前服貿協議送到立法院已經九個月,但是尚未經立法院實質審議,所以究竟立法者對於其中哪些條文又或是哪些產業開放大陸投資均不明確,逕行要求退回行政院,並且重啟談判,根本是要求行政院瞎子摸象,亂談一通,我也不知如何繼續評論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盲建議。
  • 服貿只對大財團有利?
這個說法很濫情,也很政治正確。但是事實上,很多赴大陸投資的都是中小企業,並不是大財團。尤其以這次服貿開放的電子商務業來說,除了PChome規模較大,其他摩拳擦掌的都是中小企業(如東京著衣),所以並不是只對大財團有利。簡單的說,中小企業利用大陸的市場成長,其在台灣的企業總部的人員及薪資也會隨之自然增加,所以並不是對於一般的上班族沒有好處,之前在大陸打下一片江山的85度C就是最好的例證。
此外,如前所述,開放大陸投資迄今,陸陸續續只來了約260個大陸投資人、經理人及眷屬,但是已經在台灣創造了超過一萬個就業機會。服貿協議進一步開放大陸投資,也將會創造相關的就業機會,增加勞動市場上職缺的需求,並對於台灣的勞動條件形成良性競爭。
  • 服貿傾中賣台!
欸……,我也不喜歡中共,但是關起門來不和這個東亞最大的市場交流,結果只會讓台灣在全球貿易自由化的趨勢中更加被邊緣化,屆時受害的還是全體民眾。
結論與感想
太陽花運動其實是對馬總統執政六年的一個大反撲,其中夾雜著對程序正義的不滿,對兩岸交流的不滿,對貧富分配惡化的不滿,對執政績效不彰的不滿,以及對競選承諾落空的不滿。對20歲到40歲這個族群,反服貿只是一個引爆點,即便服貿的疑慮在理性上全部釐清,馬政府在感性上恐怕已經難以和青年連結。然而,在馬總統領導權威進一步弱化,在藍綠陣營的意見衝突進一步激化之後,台灣的明天會不會更好?我實在很難樂觀以待。
說天佑台灣太老套,就暗自默禱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